李佳念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lijiania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我与抓姐》中

2009-04-15 23:32:22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360 次 | 评论 0 条

日子 一天天的过

我与抓姐在学校常常见到

我常常会跑到抓姐的一楼寝室门前喊“抓姐”

经常性的出现一帮女生的嬉笑有人喊道“他抓姐你小弟喊你呐”

抓姐或低着湿漉漉的头发 或睁着稀松的眼睛或穿着睡衣或吃着东西走到我面前

“咋了佳念?”

“姐 我想吃鸡骨架了 成想成想的了”

“那咋办 也吃不着 回家带你吃呗”

“哦 那我走了啊”

“你就这事儿啊?”

“恩”

“哎呀妈呀 我合计得多大事儿呢下次没事儿别叫我还得跑出来一趟”

“哈哈”

可是我从未停止过这种行为抓姐每每也都说没正经事儿别喊我

 

 

抓姐等四个同寝女生组成个四人帮

在学校常常不顾及形象 尤其是临毕业的那年

经常看到四个人围坐在食堂或超市大声喧哗 不顾旁人

比如周末坐在当时的三教集体看电影常常从身后传来一阵阵的笑声

或者参杂着浓烈的食物香

我其实常常不敢回头即使身边的人再怎样注意身后的世界

因为我知道 里面有我姐我回头我姐万一喊我咋办不得丢死人了

但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万里所有人见到我便问“纪阳是你姐吧?”

我想 如果我真的是反感抓姐为什么还想都不想的直接回答“是”

现在我问问自己 甚至会自言自语

“傻瓜 再怎么着 她也永远是姐”

 

 

(这四个便是一个寝室的四人帮 左为抓姐)

 

对于抓姐来说 我下的定义就是爱吃的迷信姐

我想我现在这么热衷饮食 多半是来源于抓姐的影响

就比如一句道理明确的谚语---“近猪者肥”

抓姐常常打电话给我或是跑去我家 把我带去吃东西

我们常吃的那几样和常人无异但是我们却永远是乐此不彼

比如火锅 比如烧烤 比如鸡骨架 比如冷面

第一次和抓姐吃烧烤 我们俩手里拿着串

天气冷的很 我们就一边儿走一边儿吃

还记得我吃的满嘴时抓姐从兜里掏出一截皱巴巴的手纸擦干净我的嘴巴

我想 可能所有擦身而过的路人会认为这对儿亲姐弟大冷天当街就吃不怕肚子进风

 

 

 

抓姐能吃辣 也热衷辣

吃火锅一定要鸳鸯吃冷面一定要用完瓶子里所有的辣椒油最后还要喝上一口鲜红的冷面汤

我当时羡慕极了我心想什么时候可以在抓姐面前也吃上那么多的辣椒

当我现在可以吃辣的时候 抓姐又不在我身边

我又哭了 对不起 我去洗把脸

 

 

接着刚才的继续写

说到抓姐的迷信 请抓姐本人不许否认

即使现在已经出国留学了但是每次回家一定要带上妈妈去算上一卦

第一次听抓姐给我灌输迷信事件是说抓姐的亲弟弟是龙王三太子得破

之后便是什么谁家带回去小鬼儿了

谁家犯冲了 谁谁谁不顺了的

我常常诚惶诚恐的托着下巴听抓姐讲 非常起劲儿

结果导致我不敢自己上自己家的楼一边儿想象抓姐在我身边儿假装聊天一边儿一路小跑

然后默默发誓以后再不也抓姐谈论这些邪论可事后又没脸没皮的主动要求倾听

 

 

因为算命我们又结实了一个算命的姐姐

她很有学问 到现在甚至会小小的怀念

因为这个姐姐 我才知道抓姐多么的在乎我这个弟弟

当时在那个姐姐家 给我算

我讲述抓姐 半途就哽咽了说不出话

抓姐说“我跟佳念有时候比跟我自己小弟都亲”

当时就因为抓姐这一句话我就下决心对抓姐好希望她幸福

 

 

 

时间的快慢已经不需要我证实了因为这是唯一绝对的事实

在音乐学院的第四个年头 我15岁 这年抓姐毕业

 

 

一日 抓姐递给我一本同学录

“小弟 你自己挑篇儿好看的给姐写点儿 姐要走了”

这可能是我人生第一次觉得辛酸甚至超越了我11岁离开家里只身在外

 

我拿回那本儿同学录 久久没能下笔

其实不是不知道想说什么而是想说的话可能这一本也写不完

我问同学“抓姐要走了 你说是不是就不回来了”

他回答我“废话 毕业了还回来啥”

这话刺激到了我 我第一次觉得这么难过和沮丧

 

我开始呼天号地的哭 绝对没有酝酿

在瞬间就泪流成海

因为那段时间哭的太厉害 导致近视增加了一百度

 

那晚 我和我们班上另一个认识抓姐的老乡说起了抓姐

我“抓姐对我特别好 比对你们还好”

他“我知道 我能看出来”

我“可是抓姐对你也挺好”

他“恩 抓姐感觉像妈”

我“可是抓姐要走了”

他先哭 必然 我也哭

另外一个同学疑问到“你们又不是她亲小弟 至于么”

是啊 我又不是抓姐亲小弟 至于么 我自己问自己

可是我为啥难过成个泪人?

 

 

那晚是我第一次的彻夜未眠我抱着手电写完了整整一篇密密麻麻的同学录

内容我不太记得

大概有这样几句话

“抓姐 你走了 谁管着我谁给我买好吃的我下次到哪儿喊你

我要是想你了咋办...”

此类等等

我一边儿写一边儿哭直至很多字都花了我甚至觉得抓姐可能看不清楚了

但是我还是把这最真挚的一页夹在了同学录里

 

次日

抓姐的四人帮和我还有另外一个同学围坐在学校大厅的吧台

聊天谈地 其中不乏有我感兴趣的话题

我同学对抓姐说“抓姐 昨天晚上佳念哭完了都”

大家便开始取笑我哭肿的双眼 然后开始大谈笑话

以往我必然会尾随其后大谈但是今天的我特别的不一样

一句话没有 只是偶尔偷看一眼抓姐

 

四人帮其中一员拿出同学录直接抽出我的那页开始朗读

因为看不清楚字而磕磕巴巴

“抓姐 你走了 谁管着我谁给我买好吃的我下次到哪儿喊你

我要是想你了咋办...”

之前抓姐还微笑着低头不语仔细听着

听到一半 说“我回趟寝室”

走在半路上 抓姐抬起胳膊拭泪然后便是急匆匆的步伐

半晌 她的同学看完她回来跟我说“你姐哭的不像样儿说也舍不得你你就别提这事儿了”

我匆匆跑回屋子

抓姐在那头哭 我在这头哭

我不知道她哭的时候是否伴着言语但我的眼泪中参杂着一声声呢喃“抓姐抓姐”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我与抓姐》上      下一篇 >> 话剧《我在天堂等你》之辛医生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李佳念

李佳念是中国新生代主持人、演员。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以全国第一名成绩考入的重庆大学电影学院,曾就职于著名传媒人,主持人杨澜女士创办的阳光媒体集团,任《天下女人》外景主持、现场主持及艺人统筹工作。他曾参演CCTV电视剧《婚姻之痒》、电影《男得有爱》和《唐家岭》等。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